一位援藏大夫的“三把火”

  一位援藏大夫的“三把火”

  6月28日,浙江省嘉兴市中医病院大夫王海明停止了为期一年半的援藏生活,回到家里。刚进门,就接到了那曲市色尼区藏病院藏医师旦增贡布的视频通话,请他会诊一个病人,王海明就这个病人的诊治情况讲解了一番,停止通话时,旦增贡布说了一句:“王教员,我们如今每天上班都认真洗手,依照您教的七步洗手法,每个
指甲都洗得干干净净!”

  王海明的行李箱里,放着良多条洁白的哈达,“藏族同胞的情感真诚、质朴”。王海明说,短暂的援藏阅历让他和本地群众树立了深厚的情谊。本年5月,他和另一位大夫驱车两个多小时,到那么切乡探访先天性髋关节脱位手术医治后的拉色措姆。达到拉色措姆家时,全家人都站在屋外期待,8岁的拉色措姆非常乖巧,为主人们献上了洁白的哈达。

  一进门,桌子上摆满了牦牛肉和酥油茶。每当大夫们喝上一口酥油茶,女孩的妈妈就即刻再为他们倒得满满的。在牧区,看到“白衣天使”到来,藏族同胞情愿把所有的好东西拿出来招待主人,“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还要再去一次西藏,再去看看拉色措姆,再去看看那些淳朴的父老乡亲”。

  援藏大夫在本地有很好的口碑和抽象,病院门诊和下乡义诊,每次都冷冷清清、人头攒动。王海明还记得第一次坐诊时遇到的一些意外。他为一位患者做完检讨后,为防止交叉感染,准备去洗手,但是,他跑遍了整个门诊大楼,不找到一个能够洗手的地方,也不快速手部消毒剂。本来,病院大楼在建筑时,由于当时不自来水,不设计建筑洗手池。开初的调研中,王海明发现,由于客观前提制约,加上自身不够重视,在传染病还相对严重的牧区,本地医务人员在诊疗过程中几乎不洗手,这让王海明忧心忡忡。

  王海明担负那曲市色尼区藏病院副院长后的第一把火等于解决洗手问题。病院不洗手池,他跑到那曲市色尼区卫计委请求,好说歹说要来了10台移动洗手池。为了进步洗手效率、普及用手卫生,他让病院去采购快速手部消毒剂,分配在所有的诊疗区域。

  王海明向医护人员强调手卫生的重要性,规范七步洗手法。他经常在病院巡查,对手卫生履行
不到位、不规范的同志提出批评。

  第一次坐诊中,王海明给一位患有慢性支气管炎的70多岁的老牧民开了雾化处方,过了一下子这位老牧民又敲门回来,“王大夫,药房说不布地奈德这个药”。

  王海明认为不可理解,这药是最经常运用的雾化用药之一,应该是病院的必备药物。“莫非药房里备的是其他替代药物?”带着疑问,王海明走进了药房,面前的景象让他愣住了,狭窄的药房惟独几个架子,药品不到50种,不良多疾病的必备医治药物,“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纵使大夫们的医术再高,也做不到赤手空拳治好病人啊!”当时,王海明顺手抓起一沓处方翻看,发现不规范运用的情况有不少。

  于是,王海明的第二把火放在了用药上,他搜集了病院的良多案例,梳理相关理论知识,精心制作多媒体课件,发展了“抗生素合理运用”“规范处方、合理用药”等一系列培训,落实相关轨制,指导、催促
大夫们规范合理运用抗生素;他归纳总结常见病
的经常运用药物,让病院去采购,并在临床实践中指导大夫们运用。

  从门诊到住院部,王海明找问题、抓典型、手把手指导,相关方面有了很大改善。以雾化用药为例,大夫不再运用一些反作用大、疗效差的老旧药物,而采用了反作用小、疗效好的药物。

  王海明的第三把火,是手把手教本地大夫进步诊疗程度。本地医疗人才紧缺,医疗程度相对落后,良多危重疾病不能失掉及时的诊断和医治。由于大夫们的诊疗程度有限,遇到危重病人往往只能转院措置。王海明通过理论培训、临床实践指导努力进步本地医务人员的危重病诊治能力。

  去年11月,正在乡下义诊的王海明遽然接到值班大夫小刘的紧急求救德律风。一位50多岁的女性高血压患者因头晕不适到病院住院医治,依照该院以往的用药习惯,小刘给患者口服了降压药物,静滴活血化瘀的药物,但患者的血压并不失掉控制,血压最高已经到了220/130mmHg。

  以往出现这种情况,会间接将病人转院到上级病院医治,但此次小刘想到了王海明。“如今患者病情比较危殆,转院途中随时也许发生意外,你想想,除了口服用药,还有什么降压手腕”。小刘想了想:“王教员,你给我们讲过的硝酸甘油,这个病人是不是能够用?”“用硝酸甘油之前应该要排除什么?”“脑出血。”“具体用法还记得吗?”“教员,我想一下,将硝酸甘油5mg插手生理盐水50ml中,先从小剂量开始,3ml/h微泵静脉连续输出,根据病人反应情况调整药物剂量。”“能够的,有问题及时联络。”

  两个小时后,王海明的德律风再次响起:“王教员,患者的血压控制住了,如今已经到了180/100mmHg,暂时离开危险期,病人的家属一直在感谢我们。”经过一周的后续医治,病人血压稳定后出院。经过这一事件,大夫们都认为胆子大了,底气足多了。如今通信设备相对完满,藏族大夫们都相信,通过德律风和视频,王教员随时都在他们身边。

  本年6月,王海明参加了色尼区委组织部举行的入党宣誓仪式,成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他说:“援藏过程中,亲眼看到那么多党员干部在西藏艰苦奋斗,我被实实在在地感动了,今后我依然会和西藏那曲的大夫们坚持联络,为他们接续提供力不从心的医疗帮忙。”

  实习生 孙汝铭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桂杰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

  “刷手”陷入“刷单高待遇”圈套,该同情吗?  一种说法   无论是对招徕刷手“刷单”的广告,仍是对专坑刷手的“刷单高待遇”圈套,都有必要治理。   据法制日报近日报道,在八部委联结发展“网剑举动”、严打“刷单”等网络市场顽疾的背景下,仍有些以“刷单”谋求不当得利的“刷手”,在掉入骗子精心设计的“刷单高待遇”圈套后,以“付了款充公到货”的受害者身份,通过社交媒体和电视台虚假爆料,以博取网民同情并向平台施压。   这无疑是挺黑色幽默的景象:“刷手”从事的本等于黑产,却被段位更高的黑产从业者骗子坑了(骗子拿给待遇的方式招徕他..

  “哐”!当绿色彩绘大门被起重机吊起后重重倒地,尘埃飞腾的瞬间,刘美的心都快碎了。大门被推倒,意味着乔家大院入口处这个4600多平方米的商贸市场将完全停业并消失。作为市场最大的商铺运营商,刘美倾注了所有的心血与希望,晨兴夜寐进货、上货,以至大年三十都会出摊,只为多挣钱养家糊口,让孩子过得好一些。   “来得太遽然,我7月刚进了一大批货,想着8月能好好运营多赚些钱,结果乔家大院就被摘了5A。我们临时接到通知,一两天之内腾空市场。”8月8日,坐在商铺阁下的台阶上,失落惨重的刘美显得有气无力。..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事情会议纪要(征求意见稿)》(下称“会议纪要”),搅动了资产办理行业。其中,会议纪要第五局部“关于金融消费者权益庇护纠纷案件的审理”显示,发行人、发卖者和
办事提供者(下称“卖方机关”)对金融消费者负有适当性义务,卖方机关未尽适当性义务招致金融消费者失落的,应当承当赔偿责任。   北京地区一位资产办理行业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良多机关在推销理财产物时具有违规,一些从业人员为了快速赢利卖产物,尽调不规范、发卖误导的情况很常见,这往往会给投资者带来..

  •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ursab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