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玉清:父子传承 一门双烈

  马玉清:父子传承 一门双烈

  新华社哈尔滨8月22日电(记者齐泓鑫)哈尔滨市道外区的老街上车水马龙,独特的中华巴洛克式建筑吸引了不少外埠旅客在这里摄影纪念
,往来的人们享受着平静的糊口。而在四十多年前,这里曾产生
过一同震惊哈尔滨乃至全国的火灾,涌现了一名勇斗火魔为民捐躯的消防战士马玉清。

  马玉清,1946年出生,中共党员,1965年12月应征参军

  1974年12月20日,哈尔滨的清晨还在夜色之中酣睡,已经很久不下雪的城市显得非分特别灰暗和干燥。遽然,警铃疯狂地响了起来。哈尔滨市第五制粉厂突发火灾。

  哈尔滨第五制粉厂是一座旧式砖木结构的厂房,大火从原料车间引起,凶猛地向制粉室扑去。当马玉清他们赶到火场时,已是大火冲天,浓烟弥漫,爆炸声此起彼伏。作为现场指挥员的马玉清心里十分清楚,爆炸起火的车间厂房主体高,楼上不任何门窗,想在更大的爆炸前稀释粉尘灭火,道路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到17米高的车间顶部。他果断悍然达战役指令,饬令一切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要英勇率先冲在前面。

  马玉清太了解哈尔滨第五制粉厂的情况了,若是不截住火势的伸张,势必造成企业高压汽锅和贮存3000多斤机油的油库爆炸,酿成更大的灾害,同时严重地要挟毗连的哈尔滨第一工具厂、哈尔滨针织二厂、哈尔滨猪鬃工场等国有企业和邻近数百户住民生命财富的保险。现场黑烟翻滚,烈火的辐射热让人无法忍耐。马玉清判别可能会有惊险,他独自拽过水枪,饬令其余战士一律撤到空中。

  班长刘玉印一把拉住马玉清:队长,惊险,让我上。

  马玉清用力把刘玉印推了出去,高声说:我要是有个安然无恙,你就告知你嫂子,千万把孩子带好。

  说完,马玉清手持水枪冲进了火海。刘玉印和几位战士也跟了下来。

  一声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把车间5楼的楼顶炸得粉碎。瞬间,满天浓烟翻滚,砖瓦坠落一地。一股伟大的力气把马玉清他们抛向了空中。

  烟消了,火灭了,战役结束了,战友们含着泪水在废墟上寻觅到马玉清他们的尸身,没人能分清哪个肢体是谁的。在一具四分五裂、焦煳的尸身眼前
,战友们只是凭着被火烧得走形、残缺不全的手电筒和手中还紧紧握着的半截水枪上的“道外”两个字判别,那就是他们的马队长。

  马玉清和他的战友与火魔拼搏,为后援的消防部队赢得了灭火的时间。他们的捐躯保住了企业的高压汽锅和油库,保住了与火场一墙之隔的其余工场、学校和周边数百户住民的保险。

  哈尔滨市公安局对在此次消防战役中捐躯的战士举行了表彰,并为马玉清追记二等功一次。1975年3月25日,中共哈尔滨市公安局核心小组授与马玉清为榜样共产党员名称。1975年11月9日,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批准马玉清为革命烈士。但是
,马玉清的故事并无结束。

  1988年,马玉清的大儿子马忠学参军参军
,他想更好地继续父亲的遗志。部队考虑到他是烈士后代,就把他调到了后勤部工作。可他找到支队的辅导,坚决要求到战役一线!

  在消防队中,马忠学积极参加训练,连续两年荣立团体三等功。1993年3月29日清晨3时,位于哈尔滨市松花江地区汽车修配厂产生
大火。马忠学接到警报后立即赶赴现场,这是他人生所经历的第121次灭火战役。抵达现场后,马忠学主动请缨到位于上风标的目的的油库邻近,间接堵截火势。夜幕之中,一辆大货车遽然超速驶来,全神贯注的马忠学被货车撞倒,捐躯在血泊中。

  19年前,父亲马玉清在火场上英勇地倒下,捐躯时年仅28岁;19年后,儿子马忠学也在火场上英勇地倒下,捐躯时年仅23岁。

相干

  网络遗产如何继续亟须打通路径  王桂霞   若是遽然离世,微信、支付宝等网络遗产怎么办?业内人士认为,依照《继续法》,不人身性质的网络遗产,比如网络理财、余额宝和
作品版权、游戏币等,应当能够继续。而电子邮箱、微信、微博、游戏账号等网络资产,因为存在人身性质的网络遗产都是私密性的,属于用户的隐衷,不能够继续。   网络遗产是指被继续人逝去时遗留的团体一切的网络权利和财富,包括账号、密码、图文、音视频、虚构货泉、网络店铺、游戏配备等。网络遗产以数据的形式存在于虚构空间里,数据又被称为数字经济的“石油”,存在非常伟大的商业价..

  “校霸”也应归入“扫黑除恶”射程  ■ 社论   在扫黑除恶的东风之下,这类附着在学校周边的“小混混”也应遭到法令的审视、尝到“霸道”的代价。   近日,宁夏固原市彭阳县警方通报破获了一同“校霸”案。据通报,嫌疑人张某虎自2018年以来逞强耍横,在彭阳县第一中学、第二中学、第三中学、职业中学等学校,通过QQ、微信、快手等通信软件结识未成年女学生,以“找对象”为名强行与9名中学女生交往,不答应的便实施威吓、滋扰、殴打。   案发后,彭阳县公安局扫黑办立即成立专案组,对此案展开侦察
。2019年8月9日,张某虎被彭阳县检察院批捕,目前案..

  北京西站南广场悍然泊车场超40℃  南广场悍然泊车场物业称因资金问题,无力装空调;北广场悍然泊车场属西站地区管委会,有制冷设备  北京西站南广场悍然泊车场低温

高深莫测难耐,记者实测温度超40℃  8月21日,记者实测,北京西站南广场悍然落客区温度超过40℃。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我来答复  泊车场物业公司:已经采用安装电扇等办法增强泊车场内空气的流通,改善低温

高深莫测闷热的环境。  ●我来调查  新京报记者张静姝、实习生陆宁玥:北京西站南北广场三个悍然泊车场发觉,南广场悍然二层泊车场局部区域确实存在温度太高、通风不畅的情况,旅客埋怨“快要中..

  •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ursabm.com